天真的女大生

校园小说   2021-11-06   加入收藏夹

「姐,赶快来帮我看一下我的英文作业啦!」
「等一下,我把头发吹好就过去。」
小弟又再催我帮他看作业了,最近他几乎每两天就要交一份英文翻译作业,还好我的英文不错,能帮得上忙。
我家在南部,是个单纯的小家庭,家里有父亲母亲小弟和我四个人,父亲在一家私人公司当小主管,母亲是个
信仰虔诚,忙于公益活动的家庭主妇。小弟过完暑假就升高三了,因为唸的是第一志愿的学校,所以升学压力
很重。而且他又是摄影社的社员,好像有忙不完的事。
至于我呢,我刚考上我家附近师范大学的英语系,其实我想唸的是一般大学的大众传播系或外文系,但因为父
亲希望我有个稳定的工作,而且又不允许我离家唸书,所以我只好选填附近的师大就读。虽然我觉得师大蛮闷
的,不过看过我的人都觉得我很适合当老师,也许是因为我外表看起来是那种清秀气质型的关系吧!
我们家有点小,除了客厅、餐厅和厨房外,只有三间小房间,分别是父母亲、小弟和我的房间。我的房间还好
,小弟的房间小到没有床,只有一张书桌和两张椅子,父母亲只好在他房间铺榻榻米,让他打地舖睡。
房子小其实还好,最讨厌的是夏天时很闷热。
父母亲为了省钱常不开冷气,有时候天气太热时每天还要洗上两次澡。
「姐,还要多久啊?」
「来了!」小弟真是急性子,我把浴巾丢到床上,赶快找胸罩和内裤穿上,胸罩虽然是去年底刚买的,不过已
经有点小了。我不太敢跟母亲说要买新胸罩的事,因为前两年因为胸部变大,我已经换过三次胸罩了。而且母
亲每次都去夜市买那种超保守的胸罩,如果在宿舍烘洗衣服被看到一定超丢脸!因为这样,我打算以后再自己
去买一些新胸罩。
另一个让我不敢换新胸罩的原因是:我不希望大家知道我胸部那么大!
「像我这么秀气的老师应该要配一对秀气的小胸部。」我总是这样想…
我把紧绷的胸罩调整了一下,因为天气很热,我找了一件凉爽的睡衣穿上。
其实我的睡衣也是母亲买的,夏天的时候,她通常都买无袖的连身裙睡衣给我穿。
这件有小雨点图案的白色棉质睡衣特别薄,所以穿起来很凉快。
我走进小弟房间,没想到他开了冷气,所以房间还蛮凉爽的。我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开始帮他改翻译。
「这个句子可以这样写喔!」
我边跟小弟说明,边帮他改英文,小弟本来坐在我旁边看。
后来突然把脚缩到他的椅子上。整个人移到我右后方。
「这边用这个单字可能比较好哦!」
我边改边说,但小弟没什么回应。我回过头去看小弟,他的视线好像不在桌上,而是在我的腋下那边。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脸红红的…?
改了一阵子后,我觉得有点冷。
「你等一下,有点凉,我去套件上衣。」
「还好吧!不用套衣服吧!」虽然小弟这样说,但因为怕着凉,
我还是回房间拿了一件薄上衣披上,然后才回来继续改英文。
「……嗯,你翻得还不错,不用改很多。」
小弟英文程度好像还不错,没有弄很久我就改完了。
「差不多了,我想可以了。」我跟小弟说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在发呆想什么事。
也许是太累了吧!?我想。
过了两天后,小弟一回家,就跟我又说有英文作业了。
我看完电视后,就去洗澡,才刚回房间,小弟又来催了:「姐,写完了,快来帮我改吧!」
小弟总是那么急!我赶紧脱下浴巾,穿上胸罩内裤和小雨点睡衣。穿好衣服后,感觉右边的腋下好像有点怪…
我低头看了一下,发现睡衣右边腋下的缝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旧了的关系,线头好像松脱了!结果腋下的开
口就往下裂了大概两公分左右。我正想着要不要换衣服,小弟又来门外催促,我只好赶紧过去。
我走进小弟的房间,他这次没开冷气,连电风扇也没有,整个房间很闷热。
「好像有点热,可以开冷气吗?」
「不要啦!妳们唸文科的女生不懂,我们的生物老师说,常吹冷气对身体不好。」
「这样吗?好吧!」
我原本坐的椅子堆满了小弟的书,小弟叫我坐他的椅子,他自己找了一张矮凳子坐在我右边。
我开始帮小弟改英文,我边改边觉得小弟的英文好像变差了,这次错的地方蛮多的,可能要改很久。
小弟因为坐得低,但又想看我修改的状况,所以只好移到我右后方,眼睛越过我肩膀看,
他唿吸的气息吹着我的腋下,让我觉得痒痒的……
「姐,我觉得这边这样写应该可以吧?」小弟突然对我改的地方提出意见,他从我的腋下伸出手要去拿我正拿
着的的笔,可能因为空间小,他的手只好擦过我的胸部。还好我胸部没晃动得很厉害,因为胸罩很紧。
我害羞地把身体往后挪了一下,让他可以有空间写字,「嗯,可以啊!」我夸奖他写得不错。
小弟把手缩回去时又擦着我的胸部滑过,「这样可以吗?」他又再次确认了一下。
「嗯,很好啊!」我要多鼓励他,小弟一定会把英文学好的。
接下来,小弟对我改过的地方又表示了几次意见,每次拿笔时总是不小心擦过我的胸部…
我想小弟一定是急着想把作业弄完,所以才会一直那么不小心…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小弟越改,我觉得下体越闷热,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姐,妳好像流汗了?」
「嗯,你房间蛮闷的,又很热…」我有点心虚的回答…
「妳穿那么多当然热,我只穿一件上衣就还好!」
「是这样吗?」
「当然是这样!妳记得下次少穿一件,尤其穿胸罩流汗的话是很容易起红疹的!」
「好嘛!我知道了∼」还是有念生物的小弟比较懂。
小弟一听我说好,嘴角立刻露出笑容。接下来,他还是贴在我斜后方看我改英文。
我觉得腋下痒痒的,有时候是因为他的唿气吹到我的腋下的关系,有时候就是觉得痒痒的…?
「改好了!」我很高兴地回过头跟小弟说。小弟的脸和眼睛都红红的,我想真是改太久了!
回到房间后,我发现腋下的缝线又裂得更大,也许有三、四公分那么长了!
还好睡衣的其他部分都没破,否则就没办法再穿了…我想…
没隔几天,小弟回家时又说有英文作业了。
我一洗完澡,小弟就又来催促,我脱掉浴巾,突然想到小弟说会起红疹的事,我犹豫了一下,只好不穿胸罩…
我拿起白色小雨点薄睡衣,发现不知道为什么右边的缝边突然裂到快五、六公分那么长了!我想到小弟又会坚
持不开冷气,只好乖乖的套上凉爽的小雨点睡衣…穿好薄睡衣后,因为没戴胸罩的关系,两只乳房随着我的动
作而抖动的样子看起来有点明显,我忍不住觉得有点害羞…
我走进小弟房间,小弟看着我,眼睛发直,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他把椅子排好,而且好心的在我的椅背上放了一个厚厚的靠垫。
「姐,这次作业比较多,有靠垫妳坐久会比较舒服啦!」
「嗯,你真体贴,谢谢!」
我坐下后,小弟就把矮凳拿到我右后方坐下。
我开始改英文,小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吞着口水?他浓重的的唿气吹着我露出侧缝的肌肤,
让我觉得有点痒…后来,连腰部的地方也渐渐的有搔痒的感觉了!?
过了一阵子,我觉得背部的靠垫蛮热的,小弟听了,就说要出去拿电风扇进来吹。
小弟出去的时候,我起来活动一下,在镜子中,我发现腋下的侧缝不知道为什么已经裂到腰下面了!
我坐回椅子上,发现由于胸部太大了,侧缝被撑开来,然后整个雪白的乳房的侧面就露了出来!
因为平常不喜欢注意自己一直发育的胸部,所以我没想过自己的两只乳房在没戴胸罩时,看起来竟然那么大!
我对着镜子扭动一下身体,两团白皙无暇的嫩肉就摇晃着互相拍打了起来,而且右边的乳房还整个跑出侧缝外
!我觉得太羞耻了!像我这么秀气的老师,怎能随便甩弄乳房呢!
「姐,只找到一只小电扇可以用。」小弟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我赶紧把露在睡衣外的乳房收进睡衣。
小弟进来时,手上拿了一只像螺旋桨的那种小电风扇:「姐,妳边帮我改,我边帮妳吹风吧!」
「你真好,今天东西蛮多的,那我赶紧改啰!」
也许是因为小弟坐的角度的关系,小电扇从右后方吹进整个张开的侧缝,然后衣服前面就鼓了起来!
「蛮凉的,谢谢…」我羞涩的说。
小弟听了好像很高兴,他又稍微调整一下电扇的角度,这样薄睡衣和胸部间的距离变更大了!胸部被风吹得凉
凉的,我的脸反而有点热了起来。我不好意思的拨拨长发,没想到身体一扭动,两只乳房又在空气中摇晃着互
相拍打了起来!
我正觉得羞耻,就听到小弟吞着口水说:「姐,妳看这边可不可以这样写!」
像上次一样,他从我腋下伸出手来拿笔,不过因为那个厚靠垫的关系,我的身体和桌子间的距离变得很小,小
弟的手从我的乳沟间伸进来拿笔。因为空间实在很小,所以我只能让他贴着我没戴胸罩的胸部写字……
小弟一写字,他拿着笔的那只手臂跟着用力摇动,无意间就把我两只没带胸罩的乳房拍打得东甩西晃!
两只乳房突然被用力拍打,我忍不住身体颤抖了几下!
「姐,这样可以吗?」
「嗯,很好!」我赶紧回过神来鼓励小弟,小弟一定会把英文学好的!
接下来小弟又在几个地方提问,每次都紧贴着我没戴胸罩的胸部写字。
他写得比较快时,就把我没戴胸罩的两只乳房打得东摇西晃;
有时他慢慢的写,我两只毫无保护的乳房就被挤压得一直变形…!
因为小弟很用心的在学英文,所以我总是尽量用鼓励的态度回应他的更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鼓励完,
胸部就被更大力的拍挤…后来因为小弟太用力写字了,我的两只乳房甚至被弄得有点痛。我只好努力克制着
,才没有发出甜美的语调……
差不多完成了三分之二的进度时,小弟又想改一个部份。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没伸对方向,就从侧缝中伸进
去,然后很不小心的把我右边的乳房整个翻出衣服外!!小弟很专心的在改英文,我看到自己雪白无暇的乳房
露在衣服外面,而且还挂在小弟写字的手臂上面抖动,突然觉得头晕目眩∼∼我想到像我这么秀气的老师,竟
然露出这么雪白的大乳房在小弟的手臂上抖动,忍不住觉得好害羞…!
小弟好像注意到我的羞涩,他很抱歉的跟我说:「姐,不好意思。」
然后很好心的把我还颤抖着的乳房轻轻抓回睡衣…
「嗯∼…没关系,谢谢∼!」
因为知道自己的大胸部很容易露出侧缝,所以我想小弟一定不是故意的…
虽然他把我的乳房放进去时,不小心搓揉了一下我有点发胀的右乳头…
接下来我们又继续进行,真得很羞涩的…我白嫩的胸部又不小心被翻出来了好几次!因为小弟都好心地帮我把
乳房收回睡衣,所以我总是只能很娇羞的跟他说谢谢。后来有一次他在帮我把乳房放回时,又不小心揉捏了我
的左乳头,我道谢时忍不住发出甜美的语调…之后,他大概有点分心,每次手都放在我的睡衣里面一阵子后,
才拿出来…
虽然柔顺的我有尽量顺从小弟的需求在改作业…不过因为原本白嫩的乳房变得很肿胀,两只粉嫩的乳头也变
得很肿挺,所以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没办法改得很快…但因为改太慢,小弟反而有更多的时间提问…!小弟后
来常常手还在我衣服里,就叫我回头答话…我因为常常要克制住甜美的语调,而且又担心发热的脸会露出红
晕的脸色,心里一直觉得好羞涩…
好不容易改得差不多了,小弟马上对我说:
「姐,妳好像累了,先趴着休息一下吧!我看一下有没有问题,没问题妳再走吧。」
「嗯∼!」我柔顺的听从小弟的话趴下,感觉两只发肿的乳房向下沉重地悬挂在空中,轻轻的摇晃着。
我想刚刚被搓揉得很厉害的乳房,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了。
我趴好后,小弟就很体贴的在我眼前用书隔个一个矮墙,让光线不会照到我的眼睛,
不过我也看不到其它东西。他放好书,我就听到小弟很轻声的喊了一声:「姐……」
我昏昏沉沉的还没回过神来,才刚要休息的右乳就被一只手轻轻的抓住,然后被温柔的抚摸起来。我恍惚间还
没反应,就听到小弟自言自语说:「看来姐已经睡得很沉了…」,他一说完话,我就听到唏唏嗦嗦的声音,不
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正不知所以然,突然间睡衣就被顺着侧缝拨开,然后有一只嘴由下向上含住我的左乳头吸舔起来。
我想我大概在做梦吧!?不过左边的乳头被含着而且吸舔着实在好舒服,右边的乳头觉得好空虚……
过了一阵子,那嘴巴突然放开我左乳头,然后还是一样,由下向上含住我右乳头。
这时,我觉得右乳头虽然很舒服,不过左乳头好失落好失落∼
如果有两只嘴一起吸我两边乳头就好了!我边想,边觉得像我这么秀气的老师,
如果被两只嘴同时含着两个乳头,那真是太羞耻了!
我一感到羞耻,突然下体一股酸麻的感觉涌上来,身体不自禁地抖了一下,
左边的乳房也摇晃了起来,拍到了那个嘴巴的主人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左乳拍打到那脸后,那只嘴就放开我右边的乳头了,
我有点怕那嘴巴的主人生气了……
停了一下子,正当我还在担心时,就听到魔鬼胶撕开的声音,接下来好像有类似摄影器材操作的声音。
我正不知所措,左乳房就突然被赏了一巴掌!然后右乳房也被赏了一巴掌!两个乳房被打了之后,就在空中甩
动了起来!边甩动,就边被赏巴掌,我感觉两只沉重的乳房在空中东摇西晃,两团嫩肉又麻又辣!
虽然我已经睡着了,但是这么用力地赏我的乳房巴掌,还是会把我弄醒的!但是,我还是醒不过来,因为乳房
实在被拍打得太厉害了!我感觉脑筋一片混乱,四肢也不争气的完全发软…我只能无助得任由两只向下垂挂的
大乳房被用力赏巴掌…偶而停下来时,就听到机器的声音!
两只乳房被用力赏完巴掌后,就被抓着互相拍撞,我感觉两只沉重的乳房甩撞得好痛,而且还发出嫩肉拍击的
啪啪声!这种羞耻的状况,让我终于不得不在心里承认…我的胸部实在太大了!而且还是很敏感的巨乳!我想
到像我这么秀气的老师,却长着这样白嫩的巨乳,而且两只大乳房还被打得兴奋得到处乱甩,就觉得好羞耻!
一羞耻,我忍不住全身就不断抖动,但越抖动,两只巨乳就被拍打得更严重!
过了一阵子,当我觉得两只大乳房好像快被打烂时,那两只手突然揉捏起了我的胸部。而且嘴巴也出现了,我
的一边乳头被含住舔着,同时两只巨乳又被用力揉捏着。两团嫩肉觉得好舒服…我不小心就发出一声甜美的嗯
声∼!
虽然我赶紧克制着没再发出声音,但两只可怜的巨乳却在我叫出声后被更用力的捏揉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
…我感觉两团嫩肉被越激烈地蹂躏就越软嫩,而我的乳头却被那张嘴舔弄得越来越胀硬,我无意识地摇着胸部
,觉得整个人好像要到天堂了…!
就在我整个人在半昏迷的兴奋状况时,手和嘴都突然消失了。紧接了,一阵疼痛,
我那两只红肿的乳头突然被好像是晒衣夹的东西夹住!然后,那两只手又开始不断赏我的两只巨乳巴掌!
我的奶头被晒衣夹夹着,在空中不断地甩动……乳头不断地被拉扯,太刺激了!
我抖着身体,忍不住就发出嗯嗯的哼叫音!
当第一只晒衣夹被打掉时,我觉得那只乳头一阵辣痛,紧随着是那只乳头被解放后昇华的感觉∼
第二只晒衣夹夹得比较紧,很快的,我觉得全身的感官好像都集中在还被夹着的那只乳头,
晒衣夹在空中甩来甩去,被夹住的乳头不断地被晒衣夹从各个方向拉扯着∼!
就在第二只晒衣夹被打落的瞬间,我突然觉得全身僵硬,脑中一片空白…天哪…!我发不出声音来了!
僵硬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无法克制的抖动、抖动、抖动…我好不容易克制住不再抖动,
在恍惚间,我好像听到快门的声音…
平復了一阵子之后,手又出现了,而且把我的睡衣整理好。
再过了差不多一两分钟,小弟才摇摇我的身体说:「姐,弄好了。」
「嗯∼多亏你啰∼那我回房间休息了…」
「对了,后天还有一个英文小考,明天妳再帮我复习一下吧。」小弟又说。
「嗯∼我知道了。晚安!」
我拖着无力的身体回自己房间,找到床就直接躺下去。
好刺激的一场梦!我一边告诉自己,一边感觉着两只乳房上火辣辣的刺痛感,可能是被拍打得太久的关系吧…
隔天早上起床,胸部还是红肿的,我穿不下那小一号的胸罩,
只好想办法找一件比较松而薄的衣服穿,才不会那么痛…
我在衣橱里翻了一下,找到一件宽松的淡黄色细肩带薄上衣。那件衣服因为领口很低,又特别宽松,所以弯下
腰时很容易穿帮,我通常都在里面多穿一件小可爱才出门。
我直接套上那件薄上衣,然后在镜子前照了一下。因为没穿胸罩,上衣又很薄,所以两颗肿挺的乳头形状很明
显地凸出衣服……我稍微弯下腰让乳头不要贴着衣服,却发现因为领口太低了,两只红肿的乳头反而直接露了
出来!!
我对着镜子稍微一动身体,两只大乳房在空气中东摇西晃甩动的样子就完完全全毫无遮掩的整个被看到!!虽
然知道只要稍微的弯腰或是低下身体就会露出两只红肿的乳头,但因为胸部很肿痛,还是只能穿这件薄上衣,
还好只是在家里穿…
我走出房间到餐厅去,小弟已经去学校,父亲正在看报纸。母亲在厨房里隔着墙问我:「什么时候开学啊?」
「九月四号。」我说。
「要搬东西去宿舍吗?」
「嗯∼不过不用搬很多去,因为还要教小弟英文…所以我会常待在家里…」
我边说,边看到父亲正抬起头来看着我,我甜美地跟父亲道早安,
父亲突然好像手没拿稳,就有几张报纸不小心掉到地上……
「过来帮我把报纸捡起来。」父亲对着我说。
我赶紧走到父亲面前,乖巧的弯下腰,然后低着身体收拾他脚边的报纸。
好不容易收拾完报纸,当我抬起头时,好像看到父亲脸上的镜片闪了一下…
每个人的家总有一个人专司洗衣服,我家的衣服是父亲在洗的,但自从上次在小弟房间睡着后,
我只好自己洗小雨点睡衣,因为那件睡衣已经很脆弱了,要非常小心的洗,否则很容易洗坏…
其实我只有在帮小弟改英文作业时会穿那件睡衣,而且通常不戴胸罩,因为他房间很热,
如果戴胸罩或穿其它睡衣,可能会起红疹…我这么想…
虽然避开了红疹,但在帮小弟改作业时,只要不小心中途休息,隔天两只可怜的乳房总是变得很红肿…不过跟
红疹比起来,我想红肿还是好一点的。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只好继续穿小雨点睡衣去改英文…
小弟的房间有一台他个人用的电脑,他有时会在那边整理他在摄影社拍的东西,在不经意的状况下,我发现小
弟拍摄的重点全都集中在女生的胸部,我想小弟会不会是缺乏母爱,母亲从他很小时就热衷宗教,虽然她没有
工作,但常常到处忙些公益活动。
小弟的特殊癖好好像不只如此,有一次我去帮他修英文时,他在桌上放了两本奇怪的书,我偷瞄了一下封面,
好像是叫《巨乳紧缚》之类的色情刊物。趁他去打电话时,我很不好意思地翻了其中一本的一两页,内容好像
是一些女孩子胸部被绑着的照片…事实上,我发现我的胸部比那两本书里面所有女生的胸部都大,但是像我这
么秀气的老师,是不可以说自己的胸部是巨乳的…
有一次,小弟在我快改完作业的时候去上厕所,我看到他打开的电脑萤幕,画面停留在一个叫「极机密」的档
案夹,那档案夹里面都是一些图片和影像档。我开了一个影像档,看到一间很熟悉的房间,一个腿很修长、但
胸部却明显很大的女生好像是趴着睡着了。首先,那女生的两只大乳房被粗暴地拉出裂开的睡衣!然后那对垂
吊着的巨乳就被旁边伸出的一双手激烈地赏巴掌!
我看了之后头昏目眩,下身有一股酥麻的感觉…我正觉得很羞涩,没想到小弟已经很轻声的回到房间!他在我
后面咳嗽了一声,我才慌乱地关掉那个档案!我担心小弟看到我偷开他的档案会生气…还好他只是很体贴的说
我的脸很红,要我趴着休息一下…我松了一口气听话的趴下,过了一阵子,小弟才把我叫醒,让我红着眼,挺
着两只被处罚得很肿痛的乳房回房间…
在那之后,每当我改小弟的英文作业时,他的电脑萤幕总是停留在那个「极机密」的档案夹。在工作快结束时
,小弟总会去上个厕所,然后,不管我有没有看他的档案,他回来时都会要我趴睡一下。后来,即便我穿其它
的衣服去小弟房间,在我离开时,两只白皙的乳房总是变得很红肿…
随着我教小弟英文次数的增加,那「极机密」档案夹里的档案也持续增加…影片中那女生白皙的大乳房不但被
用力赏巴掌和揉捏,而且还常被用绳子綑绑起来…两只乳头不是被细绳子绑住,就是被夹子夹着!夹乳头的夹
子常挂着重物,当乳房被打时,乳头就被重物拉扯得到处乱甩!
至于影片的过程,我想我不用看都知道…闭上眼睛,我可以完整的感受到乳房被揉捏得变形,或被用力赏巴掌
,还有被用长尺打得左摇右晃的感觉…虽然影片中看不出来那女生在抖动,但我知道那种身体抖个不停的感觉
,而且只有在抖到高潮后,影片才会结束。奇怪的是,影片的拍摄者好像只对胸部有兴趣,对那女生的其它部
位总是没碰触?
因为乳房和乳头常常红肿,而且又经常出现绳痕,所以我花了很多工夫去保养胸部,但越保养,胸部就越大!
到我大一结束,小弟考大学时,我的两只乳房已经长成令我很不自在的吊钟型!乳头虽然仍是粉红色的,但因
为常被夹拉的关系而变得更挺立…
最令我不安的,是胸部不但变更大,而且还变得很敏感!乳头被碰触后也变得很容易肿立…不仅如此,可能是
常常因为乳房被刺激而到高潮的关系…我的身体变成只要稍微摇动两只裸露出来的乳房,下体就会不自觉的涌
出一股甜美的感觉…
我常常躲在房间里,对着镜子拨弄我长长的秀发…每次看到两只被裸露出来的吊钟型乳房随着我拨弄头发的动
作一直摇晃,我心里就觉得好羞耻…尽管如此,两只手却还是没办法停下来…
因为校风比较保守,我在学校通常穿得比较多,只有在父母亲都很疼我的家里,才能够不穿胸罩让胸部轻松一
下。当我不戴胸罩时,即使隔个衣服,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到两只乳房颤魁魁的抖动…最麻烦的是改完小弟英文
的隔天,因为只能穿很宽松的超低胸上衣,而且又不能穿胸罩,两只白皙的乳房不但大部份要露出来,而且稍
微一弯腰或低头两只发肿的乳头就会毫无遮掩的穿帮…!
我常常看着镜中清秀的自己,只要想起小弟影片中那个常常高潮的女生时,就会觉得自己的清纯,好像有点虚
假…还好每次改完小弟英文的隔天,父亲都会叫我帮他做很多琐事…我常常在弯腰帮父亲整理他丢在地上的杂
物,或低头帮他做脚底按摩时,才又觉得自己还是个乖巧情纯的小女生…
联考考完,小弟本来也想在附近的大学唸书的,但在父亲的坚持下,小弟不得不到北部去唸大学。开学前几天
,父亲载着我们全家送小弟到他的新宿舍,顺便在北部玩了几天才回家,回程的时候,母亲因为累了,父亲让
她到后座侧躺着休息,我被父亲叫去坐在前座陪他聊天,免得他开高速公路无聊打瞌睡。
中午刺眼的阳光和高速公路的无聊景色很快地让我也沉沉欲睡,父亲看我说话有一搭没一搭的,就叫我把他刚
买的饼干拿出来给他吃。刚开始时我还餵了他几口,后来父亲说这样吃不方便,就叫我把饼干放在腿上,他说
他会自己拿。
我两只手拿着饼干包摆在短裙上,继续跟父亲慢慢地闲聊。但是睡意渐渐的又出现,
父亲叫我稍微休息一下,他说如果他真的累了,就会开进休息站休息。
父亲要我把靠背稍微往后调,我闭上眼睛,很快的,那种车上睡觉的昏昏沉沉感觉就把我包围,只有偶而会听
到父亲小声嚼饼干的声音。过了一阵子,恍惚间我好像感觉有东西擦过我的左胸,这样子的感觉模模煳煳的出
现了几次后,我张开惺忪的眼睛,看到父亲有点紧张地望着我,好像是因为吃饼干吵到我而不安的样子,我实
在有点睏,没什么反应就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虽然昏昏沉沉的,但我没能够睡得很沉,因为有时胸部会有被擦过的感觉,
而且父亲拿饼干时,有时会不小心碰到我的短裙,就会稍微影响我的睡眠…
过了好一阵子,我在恍惚间听到塑胶袋摺起来的声音,应该是父亲是吃完了饼干,正在把塑胶袋塞进我腿边的
一个临时垃圾袋。然后,我觉得大腿感觉有点凉凉的,我张开惺忪的眼睛,看到短裙的左边有点翻起来。
父亲不安地看了我一眼,好像对垃圾袋的声音吵到我感到抱歉,我想到父亲这么辛苦开车,还要担心我的睡眠
,不禁觉得很感动,就对父亲笑了一下。父亲看我笑了,好像松了一口气,他叫我再拿一包饼干放在腿上,我
一放好,就又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整个回程中,我虽然很睏,却没办法睡得很沉,因为有时胸部会有被擦过的感觉,有时大腿会有被触摸的感觉
。快到家时我才醒来,父亲问我睡得好不好,我回答说很好,(谁叫我是最体贴的乖女儿呢!)父亲听了后,
好像松了一口气,他高兴地用手掌拍拍我的大腿,这时我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两条白皙的大腿已经
有一半露在翻开的短裙外了!
从北部回来后不久,我又恢復了开学的正常生活,母亲也还是忙着她的公益活动,
只有父亲改变生活作息,变成每天一下班就回家。
开学后不久,我发现每次洗完衣服,我的内裤就变得更旧了一些,怎么说呢,
内裤好像有那种旧了磨损的感觉?
「我的衣服好像被洗旧了呢!?」我去问父亲。
「最近洗衣机的转速有问题,我最近比较忙,改天会找人来修。」
原来是这样。不过过了两天,我发现有一件不常穿的粉红色细肩带上衣也缩水了,虽然没有变得更紧身,
但感觉好像突然短了一截?我拿着那件衣服又去问父亲。
「这件衣服本来就不大,这样看也还好。妳现在去穿起来,我看是不是真的变小了。」父亲说。
我回房间换上那件细肩带,不知是我胸部又变大,还是那件衣服变短太多,我粉嫩的乳头竟然从上衣的下缘露
了出来!我赶紧把衣服的前面往下拉,把乳头遮好,但是乳房的下缘还是遮不住,露出了两团白皙的乳肉…
「这件衣服好像不能穿了?」我还在想着,父亲已经在门外叫我。我稍微遮着衣服前面,赶紧走出门。
父亲一边盯着我的衣服,一边不知为什么吞着口水…?
「你看,变太短,不能穿了∼∼」我放开手,有点害羞的抱怨说。
父亲走向我,手伸过来拉起衣服中间的下缘,摸起衣服布料…因为父亲摸的地方不会碰到我的胸部,
我原本紧张的心情也稍微放松了一些…
「没办法,这布料会缩水,不过不用丢,当平常在家穿的衣服好了。」
真讨厌!这样我不就少了一件外出的衣服了!
「这样可以吗?」父亲一边稍微把手再抬高一些,一边问。
「嗯,可以呀∼∼」我回答,看来只能当家居服穿了。
父亲继续很仔细的看着我的上衣,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两只乳房凉凉的,好像有被空气包围的感觉?
我不自觉的用手稍微拨了一下头发…父亲突然露出奇怪的微笑?一边还吞了好几口口水?
好不容易让父亲看完,他小心的帮我把衣服拉好,然后叫我天气热时在房间里要常穿这件衣服,
我乖巧地说好后,父亲才露出满意的表情离开我的房间…
隔天晚上,我洗完澡要换上内裤时,发现几乎所有的内裤在阴部的地方好像突然被洗衣机洗到破了三四个小洞
。我找到一件只破一个洞的内裤,用手指凸凸那个小洞,没想到那内裤已经磨损得太厉害,不小心我的手指就
整只穿过去,天哪!小洞变成了大洞。
「这还能穿吗?」我边想着边穿上那件内裤,发现因为太薄了,很多阴毛直接穿透内裤露在外面!我在镜子前
坐下来张开双腿,看到整个小穴的形状清晰的从内裤中透出来。最令人害羞的是,阴唇的一部份就从那洞中凸
出来,即使我站直着,那片凸出的阴唇还是很明显…
我正在想着这件内裤不知道还要不要留着,父亲的声音就从房门外传进来:「睡了吗?我有急事要跟妳说。」
这时候只有父亲会醒着,母亲总是很早就去睡了。
「还没睡。等一下喔!」
我不知道要不要换掉被我弄破的内裤,因为父亲的语气好像不是很高兴,我不敢拖拖拉拉,
只好不换内裤,直接套上一条最近常穿的连身短裙睡衣,就赶紧开门让父亲进来。
「妳的信用卡帐单几天前寄来了。」
对了,我的信用卡是父亲的附卡。
「上个月妳光在百货公司就刷了三万块,是买了些什么东西?」父亲边走进来边说,语气好像有点不悦。
「只是几件衣服而已嘛!」
父亲四处张望了一下,我的房间很小,单人矮沙发和床贴得很近,父亲叫我到矮沙发对面的的床沿坐下。我坐
下后,父亲才走过来,他小心的把左腿放在我两腿间,右腿放在我左大腿外,然后在矮沙发上坐下。其实蛮难
坐的,因为我的腿不但要跟父亲的腿交错着放,而且因为空间小,我的腿又比较长,大腿的方向变成有点向上
的角度…父亲一坐好,不知为什么,他好像气就消了一些…
「好像不止几件衣服,妳看帐单。」
我把帐单拿来看,说实在的,我对自己买了什么也没概念。
「嗯,我是买了一件上衣,两件裙子,一双鞋子。」我打算含混过去。
「这个Gucci是什么呢?」
父亲上身向前倾,他的左大腿突然顶到我的右大腿内侧,
毛毛楂楂的好痒,我稍微放松,大腿就被顶开了一些…∼
「那是个包包,我想要很久了嘛!」我嗲嗲的说。
「那个六千块的Shu什么Uemura的又是什么?」
父亲好像还是有点不耐,他的右手往下放,手掌背刚好抵住了我左边大腿的内侧,
他毛毛的左大腿又抵到我白嫩的右边大腿内侧上…
「那是每个月都要用的保养品嘛!呵呵∼∼」
我不敢跟父亲说,一大部份的钱是用在保养胸部上,所以心虚地笑了起来。
我一笑,身体一放松,右边的大腿就被顶更开!不知为什么,双腿已经张得比我上厕所的姿势还开了,
但父亲的腿和手却还是紧压着我两条白皙大腿的内侧。他一定不知道像我这么秀气的老师,腿张那么开,
是会羞耻的…
「那这个是什么东西?」父亲放开原本压着我大腿的手,边指着信用卡帐单边问我,问完他的手又放回去,但
变成用手掌心压住我的大腿…细嫩的大腿肉不小心被父亲平日辛苦工作的粗糙手掌摸揉,害我身体不由自主的
有点发热了起来…
「那是人家网购的耳环嘛!真讨厌,都还没收到∼∼」
我才用嗲嗲的声音笑着说完话,两条已经完全放松的大腿就被往两边一直顶开!因为双腿实在张太开了,
短裙就不好意思地缩到大腿跟上面,我不敢往下看,但感觉好像是穿帮了…!
我想起刚刚在镜中看到的那明显露出的阴部形状,穿出内裤的杂乱阴毛,和凸出小洞的那片粉嫩阴唇,心理就
觉得很羞耻!但是因为父亲好像还在生气,所以我不敢乱动…还好严肃的父亲应该不会注意到我的穿帮吧…?
我边看着信用卡帐单,边稍微扭动没戴胸罩的上身,
用很嗲的声音说:「就这几样而已,人家没有乱买嘛∼∼」
「这样可以吗?」我嗲嗲的放下信用卡帐单。不知为什么,父亲眼睛低低的往下盯,
他的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我就知道我嗲嗲的声音是无敌的!
父亲用左手调整了一下眼镜,然后又再低着头往下看,他闭着嘴没说话,好像还再想是不是要原谅他最百依百
顺的乖女儿…过了一阵子,父亲好像想好了,才抬起头,嘴角带着笑容说:「好吧,妳把妳买的东西拿给我看
,我看妳有没有乱花钱。」
「嗯∼∼好啊!」我松了一口气,很高兴的身体往前要站起身,结果父亲按着我大腿的手也很自然的就跟着整
个插进我大腿最里面!可能因为我站起来的动作有点急,所以父亲插进我大腿跟的力道也跟得有点用力…敏感
的大腿根内侧突然被用力摸揉,害我两条腿不自觉地抖了好几下,差点就要腿软∼还好父亲敢紧伸出另一只手
扶住我的腰,否则可能我就会跌倒…
我稍微站稳后,父亲就放开扶在我腰间的手,我羞涩地抖着一直又要发软的两条腿,
好不容易慢慢的站直之后,父亲才把扶在我大腿跟的手收回去…
我稍微松了一口气,先拿来最贵的皮包给父亲看,接下来再给他看高跟鞋。父亲叫我穿上,其实我还不是很习
惯高跟鞋,我穿着那双鞋在房间小心的走了一圈,边走边扭,害我胸部抖动个不停。不过父亲好像对高跟鞋还
蛮满意的,又叫我多走了几圈,他说我应该多练习才会习惯。
然后我给父亲看我买的衣服。
其实那是一件类似小可爱的无肩带上衣,和两件迷你裙,其中一件是窄裙,另一件是A字裙。
「我这样看不出来,妳穿起来给我看看。」
说得也是,父亲怎么可能知道这种女孩子的衣服?我赶紧请父亲侧过头去,让我换衣服。
我侧对着父亲,先把连身短裙的领口向上拉,套到头顶上,然后再抓着裙子往上脱,
当我的两只乳房弹甩下来接触到空气时,我好像听到父亲深唿了一口气的声音,父亲会不会是有点睏了?
可能是因为一阵子没帮小弟上英文的关系,两只已经很久都没被触碰的乳房才刚裸露出来,
就已经变得很敏感…我勉强控制住发热的身体,才把睡衣从头上脱下,然后拿起无肩带上衣。
无肩带上衣其实布料不多,只是比胸罩大一些的类似小可爱的一圈布,我本来是打算去舞会时搭一件背心,
再配着那件A字裙穿的。因为要穿挺一点比较好看,才可能被父亲留下来,所以我只好不戴胸罩…
我把那件无肩带上衣放低,双脚踏入后再往上拉,因为衣服蛮小的,我臀部又比较大,我挣扎了好一阵子,才
把无肩带的衣服拉到腰间。挣扎时,两只发胀的乳房剧烈地东摇西跳,甩动得比我之前试穿那件衣服时还夸张
很多!还好父亲没看到,否则可能会误以为他清纯的乖女儿是个骚货…
好不容易把无肩带上衣套到腰间,我喘了一口气后,才把迷你裙中比较长的窄裙拿起来穿上。这件窄裙其实比
较正式,是我打算在实习时穿的,我穿上窄裙,把紧绷的臀部附近的裙布拉扯一下,看着自己那双修长无瑕的
小腿,和露出三分之二的标志白皙大腿,不禁觉得,最秀气的女老师,捨我其谁!
穿好裙子后,我才注意到两只发胀的乳房已经不小心露在外面很久了,我赶紧把无肩带上衣从腰部往上拉,先
把左乳房塞进衣服,再仔细地把右乳房塞进衣服,因为是要给平常严肃的父亲看的,可能要表现得保守一点才
好。我把无肩带穿在比较高的位置,只稍微露出一点点乳沟,结果因为胸部太大佔了太多布料,腹部反而整个
露了出来。
我回过头去时,父亲好像刚好转过头来了。他看了却不甚满意,他说他这年纪不喜欢露肚装,我听了只好把无
肩带往下拉。无肩带上衣确实很小,我勉强盖住肚脐眼时,两只白皙的乳房已经露了四分之三。我稍有动作,
那两只雪白的巨乳就厉害地晃动,好像快跳出衣服!尽管如此,无肩带上衣还差三、四公分才能接触到窄裙…
当我正苦恼时,父亲说:「妳过来,我帮妳把裙子往上提。」
还是父亲聪明,我边扭着走向父亲,边注意不让胸部跑出来。扭到父亲身边后,他把我的裙头往上提,
刚好接触到了无肩带上衣的下缘,不过这样一来,裙子的下缘已经拉到臀线附近。
「这样好多了,我帮妳量一下内裤会不会穿帮。」
我还在想父亲要怎么量时,父亲已经把右手伸向我的裙子,他的拇指和食指拉着裙脚,
中指伸进裙内由下往上按,不小心就直接按在那磨破的洞口上,嗯∼事实上是按在我露出的阴唇上…
父亲的中指一接触到我的阴唇,不知道怎么搞的,我的阴唇好像被揉按了一下,
那最敏感的地方被意外揉摸,顿时令我有点脚软,我立刻跌坐在地!
我失神的坐在地上,恍惚间感觉无肩带上衣好像已经掉到两只乳头上缘…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父亲已经很关心地问:「妳还好吗?」
「还好…」我用手支起身体,颤抖着胸部说。
「妳穿着高跟鞋不好站,让我来扶妳起来。」父亲低着头看我,然后很体贴的说。
不知道为什么,父亲闻了一下自己的中指后,才站到我后面蹲下。他两只手穿过我的腋下,往前压住我胸部的
下面,那件只卡在乳头上的衣服顿时往下缩,然后我那两只吊钟型的乳房就从衣服中翻弹出来!我还没回过神
来,父亲的两只手臂已经贴在我露出来的乳房下面,把我慢慢扶起来…
我看着自己两只雪白的大乳房挂在父亲黝黑的手臂上抖动,突然觉得像我这么秀气的老师,却让两只发胀的白
皙乳房裸露出来碰父亲的手,好羞耻…之前胸部被小弟翻出睡衣时的酥麻感觉,又从我下体涌出来…
「这样可以吗?」好不容易站稳,父亲就问我。
「嗯…好多了…」我头脑有点昏昏沉沉的回答…
我把裙子拍一拍,两只发热的大乳房也不由自主的在空气中甩动起来…我把鞋子调正一下,然后站起来走了几
步,确定鞋跟没断后,才敢紧把不小心露在外面很久的左乳塞进上衣,接着再仔细地把右乳塞进上衣。当我秀
气的进行着这些动作时,父亲却一直吞口水,好像有点口渴…?
我一把衣服穿好,父亲立刻就说:「这件上衣我不确定,不过短裙没问题,妳去换下一件短裙给我看。」
听到第一件短裙已经过关了,我觉得很开心。立刻去拿A字裙来换。我背对着父亲脱掉了窄裙,忽然发现因为
跌倒的关系,内裤上的小洞裂得更开了。事实上,小开口已经露出了一边的阴唇的三分之二的唇肉!

我羞涩地拨弄一下露出的唇肉,好像湿湿的…我突然想到像我这么清秀的老师,是不可以这样拨弄阴唇的…
我一羞耻,下体就又涌起一阵酸麻的感觉,恍惚间,就忘了去想是否要换内裤的事…
我穿上那件超低腰超短A字裙,把裙襬的地方切齐我的臀线,看了一下露出的两条雪白大腿,以及修长的小腿
,我挺起摇晃的双乳,拨了拨我长长的秀发,不禁觉得,最性感的长腿美女,捨我其谁!
但想一想,为了要留住这两件衣服,不能露出太多腹部,否则父亲会不高兴…我只好把A字裙向上提。
但因为A字裙实在太短了,只能向上提一两公分,虽然有稍微穿帮,但还不至于太严重。
接下来我把无肩带一直向下拉到乳头附近,两只吊钟型的的雪白乳房几乎要完全露出了,
现在只能靠已经肿挺的两粒乳头撑着不让衣服落下,但即便如此的努力,还是露出了一些腹部…
我回过身去,发现父亲看着我,眼中喷发着火光,我想露肚装可能把父亲弄得怒火中烧了!我不敢问他有没有
看到我换衣服,只能小心翼翼地抖着胸部扭到父亲坐着的矮沙发旁,心里一边担心刚刚拨弄阴唇的动作被看到

「转两圈给我看看!」
我小心翼翼地尽量控制胸部的抖动,慢慢转着身体。
「停!」当我背对着父亲时,父亲突然喊了一声:「这是什么?」
我突然感觉有一只手指触碰我露出在破洞外的那片阴唇!我一紧张,就有点腿软。没想到另一只手指又进来,
两只手指就夹着那片阴唇拉了一下!敏感的阴唇被突然的这样刺激,我忍不住身体抖了一下,腿整个软掉就又
跌倒!
在紧张时,还好父亲这次已有警觉心,他很快地用右手直接揽着我的腰拉向他,
在慌乱中我早已快滑落的上衣被往下扯,然后掉出来的乳房就好像打到了一个东西!
我惊魂未定地跌坐在父亲的腿上,无意中看到父亲的眼镜掉在旁边的地板上,
我想到自己差点撞坏了父亲的眼镜,心里不禁觉得很惭愧…
父亲被我坐着好像没办法动,他指了一下眼镜,然后对着我说:「帮我把眼镜捡起来。」
我赶紧乖巧的往前弯身去拿眼镜,我弯下身后,右乳房就好像落在一个手掌状的东西里,
暖暖的…我慢慢的拿起眼镜时,右乳好像有被稍微捏揉的错觉…
「还好吗?」父亲一边让我把眼镜戴在他脸上,一边很关心地问我。
「嗯…还…还好…」因为要克制住乳房发胀的甜美感,所以我没办法很专心的回答…
可能我说话的样子让父亲有点担心,父亲向前体贴的抱住我,然后说:「没事了,放轻松。」
父亲把左手绕过我的腋下,往后按在我裸露的背上,然后亲切的抚摸我细嫩的皮肤…我感觉上半身紧贴在父亲
结实的胸口上,裸露着的两只乳房不但被用力挤扁了,而且还随着父亲压揉我身体的方向一直变形…
父亲的右手体贴地抚摸我完全露在超短A字裙外的左大腿,好像是要安抚我的情绪…但是因为内裤很薄,
A字裙又太短,我感觉屁股只好直接坐在父亲毛毛的大腿上,整个下体都是痒痒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父亲一边温柔地抱着我的上半身,一边好像张合着他的双腿,我感觉到我露出内裤的
唇肉,好像不小心黏在父亲的大腿上,随着他腿的摆动,唇肉好像被前后拉动…我觉得下半身好像越来越骚热
,胸部也被挤压得越来越肿涨…
我感觉全身发热,头脑发晕,而且两条腿又要发软…
只好勉强颤抖着用嗲嗲的声音跟父亲说:「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父亲一听到我说很好,嘴角马上露出一丝笑容…?他稍微放开我,
低下头看了一眼在我腰间挤成一圈的上衣和短裙,才说:「妳这两件衣服过关了。」
「太棒了…」我开心得亲了父亲的脸颊一下,我就知道只要对严肃的父亲百依百顺,他是一定会消气的!
父亲缓慢的稍微松开抓紧我的手。因为两条腿还有点没力,我只好用两只手撑着父亲的肩膀,然后在父亲面前
…很害羞的慢慢站起来…父亲一边体贴的用手扶着我的大腿,一边好像担心眼镜又被撞到似的,很专注的盯着
我的上半身…等到我好不容易站稳了,父亲才放开手。他摸了摸他腿上ㄧ片唇状的湿痕,然后又把手指放到鼻
子前闻了一下…?
我挺起胸来站好后,才发现原本白嫩的左大腿上面好像都是粉红的指痕,而且下体怪怪的?我伸手往后稍微拨
拨裙子,然后手指顺势往下偷偷摸了一下,敏感的阴唇已经整片被拉出来卡在那洞上,让我觉得好娇羞…
我弯下腰把高跟鞋脱掉,小心地收好在鞋盒里,然后把A字裙前后拍一拍,稍微拉正。这时忽然想起我不小心
已经让两只肿热的大乳房露在外头很久了!我羞涩得赶紧把它们收进上衣,还好父亲只是一直盯着我看,并没
有责骂我拖拖拉拉…
因为阴唇卡在内裤的小洞上,胸部又很肿胀,我觉得整个人晕晕的,只好跟父亲说有点累,需要就寝了。
「我还没看到那些化妆品!妳先把它们整理好放在桌上,然后就去睡,我等一下会进来自己检查。」父亲说。
「嗯∼我知道了∼∼」我嗲嗲的回答…
父亲听了后,嘴角浮起了笑容,才轻快地走出了我的房门。
父亲出了我的房门后,我赶紧检查内裤的破洞,
虽然有一边的阴唇被拉出来了,还好那破洞只是裂得更大了一点。
我小心地把阴唇塞进小洞内,想到刚刚阴唇还黏在父亲的大腿上,不禁觉得好羞耻。
我从房间走向盥洗室,父亲好像没有睡意,还在客厅看着电视。
「保养品都在桌上了,那我去睡啰∼∼」我回房间前跟父亲说。
「知道了。」
我跟父亲道过晚安,一回房间就躺到舒适的床上。昏昏沉沉的睡意才出现不久,
隐约中好像听到父亲很轻声的在门外说:「睡了吗?我来看个东西了。」
父亲好像是怕吵到我的睡眠,他进来时没发出声音,只有在门关起来时,我听到小小的上锁声。
我知道疼我的父亲不想吵我,就还是安静地侧睡着。
父亲好像怕光线刺到我的眼睛,也不敢开灯。过了一小阵子,我觉得盖在腹部和腿上的薄被好像被一个东西抓
着,然后被子被很慢很慢的拉开,接着,有一只微微颤抖的手就放在我露在睡衣外面的屁股上。
那只粗糙的手先停着贴在我的屁股上,我还是昏昏沉沉地睡着没动……停了一阵子,那只颤抖的手才轻轻的动
起来,先隔着内裤轻摸我的屁股,然后再轻轻抚摸我露出内裤两侧的屁股肉,摸着摸着又摸向大腿,被这样抚
摸,我觉得下体好像有点热热的感觉……
屁股和大腿正被摸得舒服时,那只手很小心地把我的左大腿往旁边慢慢拉开,让我不得不顺势从侧睡变成正睡
的姿势。接着,另一只手也把我的右腿慢慢的往旁边拉,这样我两条白嫩的腿又张得很开了……双腿被拉开后
,就感觉有手指轻轻拨弄我露在内裤裂缝处的阴唇……敏感的阴唇被这样玩弄,害我身体差点又要颤抖……还
好我努力克制住,才没抖动……
那只手玩弄我的阴唇一阵子后,也许我的阴唇露出得不够多,我感觉内裤被很小心地往旁边拉开,
然后整个小穴就接触到凉凉的空气……!我觉得好羞涩—小穴第一次暴露在别人面前了!
小穴一露出,就被轻轻的抚摸,偶而阴唇也被轻轻的拉扯……小穴正被摸得很舒服时,突然被一张嘴轻轻的含
住,那张嘴先轻轻的吸了阴唇几口,然后就开始小心地舔起了阴核……阴核一下又一下被轻轻地舔着,小穴觉
得好舒服∼!但是因为太舒服了,我忍不住就抖了两下!!
我身体一抖,那张嘴好像很紧张的就立刻离开了小穴,我那两条因为舒服而紧绷的腿,也跟着放松而张开。过
了一阵子后,那张嘴才又很小心的贴上来。它含着小穴,轻轻地吸着穴肉,让小穴又觉得好舒服∼!但过一阵
子后,那张嘴巴又放开了小穴,害小穴觉得好失落,我白嫩的双腿也跟着又张合了一次……
当小穴正觉得很失落时,那张嘴又很小心地贴上来,轻轻地舔小穴∼我忍不住把双腿稍微张更开,让那只张嘴
比较方便动作……但过了一阵子,那张嘴仍然只是小心地轻舔着小穴,我只好把白嫩的双腿张更开,稍微弯曲
起膝盖,然后把身体向下压,这样小穴终于能贴紧嘴巴了∼!我觉得好满足!忍不住稍微摇起屁股来∼我边羞
耻地摇着屁股,不知道为什么那张嘴也越舔越用力,后来嘴吧就把整个小穴含住,不断地舔了起来!
那张嘴不但用舌头捲着舔我的阴核,还吸我的阴唇∼我软嫩的大腿肉因为下体太舒服而用力地抖动,手也不由
自主隔着睡衣紧紧抓着我那两只大乳房∼我摇着屁股,尽量让小穴紧贴住嘴吧∼恍惚间,小穴被舔得好像快溶
化了!我身体不断抖动、抖动….没多久,我忍不住发出「嗯嗯∼∼」的哼声,然后就到了高潮……!
到了高潮后,我全身发软,没力地躺着。恍惚中,睡衣好像要被往上拉,我只好稍微抬起一下屁股,
没想到屁股一稍稍抬起,睡衣就被拉到最上面,我最羞耻的那两团嫩肉就这样裸露了出来……!
我那两只羞耻的乳房一露出,立刻被一双粗糙的手握住搓揉了起来……我不知道要怎么保护我的胸部,只好把
两只手向上举靠在头两侧……昏昏沉沉中,我突然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说:「终于摸到这两只大奶子了,没想
到竟然那么嫩!」我羞涩得想把脸埋在手里……但还没来得及动,又听到那声音断断续续说:「……真是有够
白的……又软……」我忍不住想起每个月花在保养胸部上的花费,还好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羞耻的把胸部稍微向上挺起,两只可怜的大乳房就在那十只有力的手指中一直变形……恍惚间,我又听到那
声音说:「这两只大奶子真够骚,每次换衣服都要露在外面抖那么久。」一说完话,我两只乳房的底部就被用
力掐住,然后两只软嫩的大奶子就被摇着一直抖动∼∼!因为敏感的乳头在空气中甩晃得太激烈,我忍不住全
身发软,双腿又无力的摊开……我想到喜欢抖胸部的秘密被发现了,就觉得又羞耻、又绝望……我没力气遮住
羞涩的脸,只能尽量克制着不要发出甜美的声音……
软嫩的胸部被掐着甩动完,变得很敏感的乳头也被吸舔起来∼舔过乳头后,那只嘴又舔过我整个胸部,连我敏
感的腋下,和两只向上举的白嫩手臂的内侧都被舔过∼我边昏昏沉沉的被舔着,肩膀忍不住稍微扭动起来,两
只乳房好像又跟着不知羞耻的摇来晃去……∼
当我恍恍惚惚沉浸在胸部被舔和揉捏的快感时,手和嘴却突然都离开了……!?我听到唏唏嗦嗦好像是在脱裤
子的声音!我有点不知所措,小穴还没被任何东西插入过呢,难道会发生不该发生的事吗!?
当我脑中还一片混乱时,我的内裤已经被脱掉,然后两条已经放松的双腿就被轻易的拉开成M字型的姿势!我
还不知道该怎么办,阴核已经被一根火热的大肉棒抵住,然后小穴也被一团软软的好像是阴囊的东西贴着!敏
感的小穴被毛毛的火热肉棒贴着太刺激了!我忍不住身体就抖了一下∼没想到胸部一摇晃,两只乳房就又被粗
手用力抓住!我感觉屁股两边被两条毛毛的大腿夹住,然后那根肉棒就顶着我的阴核前后摩擦起来……∼
小穴第一次被男人的生殖器碰触,让我整个人好晕眩∼我觉得阴核被摩擦得好刺激,而且小穴被温暖的阴囊按
揉着也好舒服∼我不由自主的配合着两只乳房被揉捏的动作扭着肩膀∼才没几下,骚痒的小穴就被磨擦得很肿
胀∼一不留神,阴核已经变得像要融化般!忽然间,我感觉眼前一片模煳!肉棒也突然很用力的往前磨了一下
我发烫的阴核!我忍不住双手紧抓着被单,就发出「嗯嗯∼∼」的叫声到了高潮!
我脑中一片空白,好不容易控制住身体不再抖动,可怜的小穴却又被肉棒磨擦起来!我喘着气,感觉肿烫到极
点的阴核已经无法再承受任何刺激了!我无力的摇着头……才没几下,眼前又一片模煳,然后我就又「嗯嗯嗯
嗯∼∼∼∼」的媚叫着到了高潮!
我抖动着高潮了一阵子,然后才全身脱力的躺着……只有两条张到最开的大腿还继续一直抖着、抖着……恍恍
惚惚中,我好像听到有声音说:「……没想到这里那么敏感……不但一下子就连续高潮……还会爽得翻白眼…
…」
我意识模煳的还来不及羞耻,两只可怜的大乳房已经被肉棒「啪啪」的拍打了两下,
然后就被抓着夹住肉棒!接着,肉棒就前后抽送了起来……∼
昏昏沉沉中,我只能用仅存的力气配合着肉棒抽插嫩乳的动作扭肩膀……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两只大乳
房本来就是生来让男人玩弄的…………我想起自己的两只乳房被说是很骚的大奶子……就觉得长着羞耻大奶子
的自己,好像不能再算是秀气的女老师了……!
在越来越厚重的喘气声中,那根肉棒也越来越用力地抽插我那两只软嫩的大奶子,当我整个人因为乳房被玩弄
得太甜美,而又发出「嗯∼嗯∼」的哼声时,那支肉棒突然抖着抖着,就把精液射在我的胸部上!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有一只手把精液抹满我的乳房……我稍微摇动一下胸部,
凉爽的空气接触在湿湿的乳房上,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时床摇晃了一下稍微往上弹起,好像只剩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我偷偷的瞇着眼,看到父亲坐在我的桌前,
可能是在看保养品吧!他手上拿着一件东西,不知道在做什么?
我稍微看了一下自己,我双手还是无力地靠在头的两边……睡衣被拉到胸部以上露出两只被抓肿的大奶子…
双腿毫无遮掩地张开……我觉得这种姿势很羞耻,但因为没力气乱动,只好放任这种姿势继续下去……
我闭上眼睛,过了一阵子,我感觉双腿被轻轻举起,然后内裤被小心地穿回来,穿好后,小穴又被抚摸了起来
∼我忍不住又跟着扭动腰部……我觉得内裤的裂缝好像变得很大,因为不但整个小穴和屁股直接被摸着,连上
方的阴毛也直接被拨弄……!
小穴被抚摸一阵子之后,因为两只乳房还是露在外面,就又被轻易地抓住搓揉了起来……我努力克制住那甜美
的感觉,肩膀才没扭动得太夸张……过了好一阵子,我觉得那两只大奶子都快被揉烂了,胸部才被放开,我松
了一口气,一边感觉睡衣被往下拉……
我偷偷的瞇起眼睛,看到父亲慈祥地把薄被盖在我的身上,然后他的背影才轻声的消失在门后。
我想起小时候,父亲常来帮我盖被子的事,不禁觉得父亲对我的疼爱,让我很感动……
隔天起床后,我感觉下体凉凉的!稍微掀起裙子一看,我发现内裤变成中空的!怎么说呢,内裤从最前面到最
后面的中间部份已经空无一物了,变成只有一条带子连着两边的布!这样一来,前面可以从肚脐一直看到小穴
,而后面的屁股沟和两边的臀肉也完全露出!难道昨晚的事不是梦吗?
父亲和母亲已经起床了,我盥洗完走到餐厅去,父亲正在翻报纸,
不知为什么,父亲看到我走向厨房时,表情好像很紧张,他看了我一眼,就赶紧低下头看报。
我走进厨房,母亲正在弄早餐。
「早安!」我跟母亲打招唿。
「早,昨天睡得还好吗?」
「嗯!睡得很好。」我边倒水,边听到父亲在餐厅放松地唿了一口气。
「我今天很忙,所以没弄很多早餐,妳多喝些牛奶或果汁吧。」母亲说。
母亲总是这样,只要社团那边一忙,家里的事就摆一边。
「好的!我知道了」我边喝着水边说。
「对了,我们社团最近在宣导捐赠旧衣,等一下你上班的时候能不能顺便把家里的旧衣拿到收旧衣的老伯那边
?」母亲隔着墙对父亲说。
「不行啊,我等一下要陪客户去看工厂,今天不去公司了,所以不顺路。」
「妳可以拿去吗?」母亲问我。
「不知道欸,今天我要去图书馆借书。」
「学校的图书馆吗?」
我想一想,每次去学校的图书馆,总是被学长们缠住,根本没办法工作。
「可能会去社区的图书馆吧!」我说。其实已经一阵子没去社区的图书馆了,
自从我高二在那边碰到色狼后,最近这两年都没去了。
「那刚好顺路,妳顺手拿去可以吗?」
「好吧……」
我喝完水,走进餐厅跟父亲说早,父亲好像心情很好。
母亲把早餐端出来后,父亲边吃饭边跟我说:「我等一下把旧衣收好,这样妳直接拿去给收旧衣的老伯就好了
。」父亲总是那么体贴我,真好!
父亲吃饭很快,他一吃完早餐,就去打包旧衣服。母亲好像真的很忙,她匆匆吃完早餐后,就去换衣服准备出
门,只有我慢慢地边看报纸边吃着早餐。吃完早餐,我去拿了一些果汁,回到餐桌继续翘着腿看报纸。
母亲一出门,父亲立刻到厨房拿了一杯水坐到我斜对面喝起来。
「旧衣服都收好了。」父亲边喝水边说:「等一下妳去看一下哪些衣服还要留。」父亲亲切的拍拍我的大腿,
拍完,他的手不小心勾到我的裙子,就把我的连身短裙睡衣往上拉起!!我偷偷往下看,裙子被拉到内裤上了
!因为内裤的破洞太大,阴毛就从我翘着的两条大腿中露了出来!
「嗯∼∼」我害羞地应了一声。我担心父亲看到他最清纯的女儿,睡醒后竟然还一直穿着羞耻的内裤,
而没有想要把它换掉,也许会生气!我不敢看父亲的表情,只好假装继续在看报纸……
我虽然没正眼看父亲,但有感觉父亲好像注意到我中空的内裤……我又往下偷偷瞄了一眼,看到白皙的大腿中
间露出一丛黑黑的阴毛,搭配着那件只剩几条带子的内裤。这样羞耻的画面,让我忍不住下体就涌起了一股湿
热的感觉……我心虚地把翘着的大腿放下,然后很羞涩的夹紧双腿……
因为双腿夹紧的关系,我觉得小穴很湿闷……但是父亲还是不说话,我有点担心他真的生气了……?我一担心
,忍不住对着父亲微微张开颤抖着的双腿,想让小穴透个气,但是一想到这样会被父亲看到湿湿的小穴,我就
又害羞地稍微合起腿来……但是父亲还是不说话,我一担心,忍不住大腿肉颤抖着,又慢慢的把两条白嫩的大
腿再稍微张更开……
我觉得脸好热,心里也感觉好羞涩,正在想要不要把双腿再夹起来时,突然听到父亲说:「等一下,好像有东
西沾到妳腿上。」父亲一说完,我的两条大腿就被他用力拉开,一直拉开到我大腿都有点往后张了,父亲才停
手。
我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用手抓着张开的两条腿,向前露出下体………我无助地看着父亲的中指慢慢伸向我湿湿
的小穴……然侯最后就……插到小穴上!小穴被插到的瞬间,我忍不住「嗯∼」的抖了一下∼差点双腿就要合
起来……!父亲突然皱了一下眉头,我只好乖乖的再把双腿张开,露出最羞耻的地方……
父亲露出满意的笑容,他一边看着我的脸,一边用中指顺着小穴由下往上慢慢的勾起!小穴被勾得太刺激了!
我忍不住随着父亲的动作发出长长的「嗯∼∼∼」声!!软嫩的大腿肉也跟着抖个不停………
「妳看,沾到黏黏的东西了。」父亲的拇指和食指张合着,中间还牵着一条丝∼
我羞耻得不得了,只能继续张着两条抖着嫩肉的大腿,下体尽量向前露出…父亲继续盯着我的脸,用手指勾我
无助的小穴……他每次都慢慢的勾,害我一边哼喘,身体一边抖动,两只大奶子也隔着衣服明显地摇来晃去∼

尽管我希望父亲不会觉得小穴很闷骚……但父亲越勾,小穴黏黏的东西就越多!没过多久,敏感的阴核不小心
被父亲粗糙的手指稍微搓揉了一下,我忍不住发出「嗯嗯∼∼」的叫声……就在父亲的视线下……全身僵硬的
到了高潮……!!
我全身无力地半躺在椅子上,心里觉得好羞耻……
父亲却好像没事般的把手上的黏液抹在我还张到最开的大腿上,然后说:「去选要留的旧衣吧!」
我在椅子上稍微坐起身,让没有力气的身体休息一下。
父亲去上厕所,他出来时下身好像只穿着一件四角内裤……
我站起来跟着父亲走到客厅,看到一叠旧衣服堆在沙发中间的桌上。
父亲先坐在长沙发的中间,他把我的衣服分